首页 > CBA

资深体育记者伍家谦辞任无綫主播

1526766_831759883553308_7850141823496195368_n

本地资深体育记者伍家谦今日(24日)于其社交专页上正式宣布辞任无綫电视体育新闻主播一职,并转型为自由身工作者,全文如下:

最近收到不少朋友的查询 – 面对面的、电话的、更多是来自网上的,问我是否打算离开无綫新闻部?对,我已于十月辞职,下月初便会跟这个我工作了十一年三个多月的岗位说再见。

大学二年级时我刚进报馆当兼职体育记者,当时的主管跟我说了一句很深刻的说话:「做呢行,一坐低就十几年。」到了十数年后的今天,我才感到从未如此能体会这番话。真的,由那年在《新报》开始、转到亚洲电视实习、有幸被挑选留下当兼职记者、到大学毕业后转职无綫,数一数,都快十四个年头,光是在无綫便佔了十一年有多;这裏是我暂时待得最久的一个地方,比人生任何一个阶段都要长。

在这个时候离开或会引起一些猜想,不过我这决定与其他一切都没有关係,纯粹是希望自己在事业上有些转变;在同一个地方待久了希望挑战新领域,这感觉相信谁都会有。

有朋友问我于何时决定离开?大概就是在那天我出席某大学的讲座,一名学生说打从小学开始看我的体育新闻报道那时 – 当然,那只是戏言;早于年初,我已计划在完成巴西世界盃的採访工作后作出转变,因为真的感到是时候了,当初入职时给自己订下的目标已一一达到,甚至超出预期;在各种条件和机会配合下,我认为现在是个最合适的时机,纵然不捨,但不会留憾。

作出这决定前,我问过不少朋友的意见,反应两极。有人认为应在情况许可下多作尝试,保守派则坚持该留下赚个安稳;思前想后,还是认为这是个该出外走走的时候。或许会成功,亦有可能碰壁碰过灰头土脸;引用偶像米高佐敦的名言 “I can accept failure, but I can’t accept not trying.” 挑战,才是人生。

这十多年来,刘翔在我面前经过数十次;高比拜仁,我跟他做过六、七次访问;到内地参加篮球表演赛,对手是7;这份工作带我游遍五大洲:刘翔两次于奥运失手时我分别在北京和伦敦;葛斯在世界盃决赛加时射破阿根廷大门那一刻,我身处里约热内卢的马拉简拿球场,差点被附近那名阿根廷球迷抛出的啤酒淋弄湿了半身;到美国看NBA、把米高峰递向米高佐敦和费达拿跟前;走进温布莱和温布顿;在伯明翰看英超……一切一切,都是像中了头奖般的幸运;但印象更深刻的,是看着曹星如由出道走到今天的十五连胜、李慧诗奥运摘铜、罗意庭杀入CBA、黄金宝的最后一役、港足东亚运夺金,我都在现场,能亲证这些美妙的大场面,心存感激。想起二零零五年第一次参与大型体育盛事,是在南京举行的第十届全国运动会;数月前出差採访青年奥运,是离开这裏前的最后一次,碰巧又在同一城市,算是缘份。

说到遗憾,也许还是会有一点。星期一至五的六点半新闻报道中的体育新闻环节被取消了;新闻时间有限,体育新闻往往成为被裁的第一选择,播出时间压缩再压缩……还有许多许多在我控制範围以外的事情。不止一次,走在街上时有观众问我为何体育新闻这幺少时间这幺短、我们是否「唔驶点做」、还有各式各样的投诉和意见,我实不懂得如何回答。喜欢体育的观众有不满绝对可以理解,但每一次听到这些,其实我比谁都难受。伍晃荣先生生前经常跟我说的一番话:「未能把体育带到更受人关注的层面,是我们的过失。」责无旁贷,我做得不够好。

世事岂能尽如人意,但求无愧于心。感谢上司和各同事的信任,让我在取材和撰稿上有相当大的自由度。这幺多年来,每一个新闻故事每一份稿件每一只字,全凭良心,下笔写的都在反映自己对事情的看法甚至世界观;高兴的还有兑现了对伍生的承诺,回想当年面试到尾声,他说:「你唔好同我做半年一年就走咗去呀吓。」如今十一年有多,能在这段算不上短的期间为大家报道体育新闻,是我一生都引以自豪的事。回望过去这段岁月,得再次多谢各位包容,让我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做我喜欢的体育新闻,真的要非常感激您们。

辞职那天还仿如昨日,转眼却到了要告别的时候。我将于本月二十八日最后一次担任十一点晚间新闻的体育新闻主播,十二月初已是最后工作天了;未来我会转型为自由身工作者,也许还有机会与各位见面 – 当然仍会在体育界努力,我想我一生都离不开体育。

本文由CBA直播提供 http://www.jmsporting.com/CBA
本文来源: 网友DW 文章作者: 网友DW
    下一篇